炮炮短视频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赫连兰翊似乎也被慕青莲带回到他们在一起最快乐的那段岁月里,那时候的他们处于热中,眼里只有彼此,但这样的情绪转瞬即逝,赫连兰翊很快就回复了平静。

毕竟都已经过去了,再去回想,没有什么意义,徒增伤感而已。

赫连兰翊看到了坐在江边的慕青莲了,跟着松了一口气。

她到底没有做傻事!

“青莲——”

慕青莲转过头看向赫连兰翊,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,一如当年十八九岁的她。

“走吧,我送回去。”赫连兰翊说道。

“回哪?”

“医院,还没出院。”

“我不想回医院。”青莲直接拒绝到。

“还没康复出院。”赫连兰翊指出。

明眸善睐粉色美女脸部特写图片

“我自己的身体,我自己了解,我不想回医院,至少今天不想。”慕青莲摇了摇头。

“那就晚上先住酒店,明天再回医院。走吧!我送去酒店。”赫连兰翊退而求其次。

“我不想住酒店!”慕青莲依然拒绝。

赫连兰翊看着慕青莲,慕青莲一脸无辜地迎视着他的视线。

最后,赫连兰翊颇有些无奈地妥协到,

“我送去公寓。”

“哪里的公寓?”

“我的私人公寓!”

慕青莲终于没有再提任何意见了,站起身里,默默地跟着赫连兰翊走了。

赫连兰翊带着慕青莲来到了他的一处公寓,这处公寓不在他的名下,但是他的,之前偶尔加班晚了,不想回去也会来这里过夜,但自从跟琳琅交往后,他就再也没来过了。

一方面是因为他不是回家就是去琳琅家,根本没时间来这里,另一方面,他对独处的欲望似乎也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。

在路上,赫连兰翊还帮慕青莲买了一些水果和零食,因为他的公寓里没有这些东西,都是为她买的。

“想吃什么,我让人送过去?”赫连兰翊又问道。

“要陪我吃吗?”琳琅问了一句。

“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
“如果不陪我吃的话,我自己一个人吃也没有胃口,就别浪费食物了。”慕青莲闷闷地应道。

“想吃什么,我陪吃一点。”赫连兰翊最后还是妥协了。

“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的,点就好了。”慕青莲立刻一改语气,轻松地应道。

等到儿子靖逸睡着后,楚辞和赫连兰若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“晚上兰翊给我打了个电话。”赫连兰若提到。

“他有事?”楚辞转头看向赫连兰若并问道,因为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,兰若是不会特意跟她提的。

“兰翊打电话给我说采莲已经回国了,问有没有跟我联系。”赫连兰若应道。

楚辞看着赫连兰若,很快就想到他说的采莲指的是谁了,即使两三年没再见过她了,她对她印象还是很深刻,一个很有才华的美女,也是赫连兰翊的前女友。

“兰翊怎么会突然打电话问这个?”楚辞不解地问道。

“这才是奇怪的地方,兰翊不会无缘无故打电话问我这个问题。”

毕竟采莲会不会国,已经跟他们没有关系。

而兰翊晚上却特意打电话问采莲有没有跟他联系。

“确实是有些奇怪!”楚辞点了点头。“没有问他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他说只是问问而已。”

“老公,说兰翊不会犯傻,跟采莲旧情复燃了吧!”楚辞迟疑到。

毕竟采莲是赫连兰翊的前女友,而且他们曾经有很深地感情,不然采莲也不会为了兰翊,用了一个化名,跑到赫连家来做保姆。

“应该不会,兰翊不是那么不明智的人。”赫连兰若摇了摇头。

他反而是担心有其他的事情发生。

“那他怎么突然那么关心采莲的事啊?”楚辞不解地问道。

“我不清楚。改天找个时间跟兰翊好好谈谈。”

“嗯,希望兰翊不要犯糊涂,他跟琳琅都要举行婚礼了。”楚辞点了点头附和到。

赫连兰翊回到了兰苑的时候,琳琅窝在一楼的沙发上,已经睡着了。

只不过身上没有盖毯子,蜷缩成一圈,窝在沙发的一角。

不注意看或许都不会发现她的存在。

赫连兰翊过去,拦腰抱起琳琅,想抱她上楼去睡,结果刚碰到她,她就醒了。

琳琅一惊,睁开眼就看到了赫连兰翊,顿时欣喜地搂着他的脖子,

“回来啦!”

“怎么在这边睡?小心着凉了!”赫连兰翊有些自责地问道。

“我等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”

“不是跟说,我回来晚的话,不要等我,先上睡吗?”赫连兰翊抱着她上楼并应道。

“不在,我睡不着。”琳琅靠着赫连兰翊嘟囔到。

“那以后我出差,跟着我出差吗?”赫连兰翊低头看了琳琅一眼问道。

琳琅顿时被赫连兰翊问住了,笑道,

“等以后再说。”

“我们后天就订婚了,再过两个多月就要举行婚礼,还要等到什么以后?”赫连兰翊被琳琅地话给逗笑了。

下一秒突然瞟到了赫连兰翊肩膀处用红色的痕迹,类似口红印,但痕迹又不像是吻上去的,更像是擦到的。

“兰翊,衬衫上的红色痕迹是什么啊?”琳琅问了一句。

赫连兰翊转头瞟了一眼,应道,

“不知道,可能是哪里擦到了。”

“啊,不知道的还以为出去做坏事呢!”琳琅笑骂了一句。

“觉得我像是出去做坏事的样子吗?”

“不像,倒像是打了败战回来的。”琳琅说完咯咯地笑起来了。

“越来越调皮了!”赫连兰翊将琳琅往床上一抛,跟着欺身而上。

琳琅笑着想要躲开,却动荡不得,最后只能求饶。

赫连兰翊将脸埋在琳琅的肩窝里,腻歪了一会儿,就松开了她,

“我去洗澡,先睡!”

琳琅应了一声,赫连兰翊将灯关了,只留着一盏昏黄的壁灯,就进浴室去洗澡了。

琳琅被赫连兰翊这样一折腾,反而没了睡意,但因为赫连兰翊已经回来了,她也就不那么担心,可以放心地入睡。